小白

小白经常灰扑扑的,总是没空给它洗澡。

10年9月,小白进门。我们给它一条破旧的枕巾,铺在我卧室地上,它很识趣地卧将上去,就此成了我家一员。我半夜起床上厕所,压低声音悄悄喊一声小白,它必然睡眼惺忪爬起来陪我同去,屡试不爽,从不赖床。

老包是只肥猫。汪星人小白和喵星人老包合称包包菜组合,人前死对头,人后好基友。抚摸也好,喂食也好,甚至点眼药水这种破事,两个脑袋总是挤来挤去,不患寡而患不均,容不得一点不平等。晚上又亲密无间挤在同一张地垫上,每当老包贪玩跳出窗,小白总在地下急得直跳脚,恨不能喵唱汪随。

白天家里没人,晚上回到家,小白手舞足蹈之余,连哼唧带汪,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。汪星人的世界里,说这么多话又没人听懂,会不会郁闷?一早打开门,它知道自己跑下楼找个草坪清空内存,溜达溜达打几个滚,再颠颠地跑回家挠门。坐车它喜欢坐副驾脚下,有时大概也会晕车,前爪搭在座位上,露个小脸出来求安慰。

今天一早妹妹去上班,它像往常一样送妹妹上车。中午我和同事聊天还说起它,我一年只回一次家,它每次一见到我都四脚朝天,等我给它揉肚子。狗比很多人还通人性。

晚上妹妹下班,看到小白躺在每天撒泼打滚的路边,一动不动。春天来了,它走了。

没人知道它到底遭遇了什么。它走的时候痛不痛苦,它还有多少汪星话没来得及对我们哼唧,狗食盆里还有个鸡脖子它没啃完。

小白,走好。

2014-03-14

流水账0212

今天特别冷。上班路上实时更新的天气,5度。5度是什么概念, 我在猪海这三年,碰到最冷的时候也就7度,就那都哆哆嗦嗦无处躲,不如北方的零下二三十度冷得痛快。

早上吃了俩白煮蛋俩小包子一小坨陈村粉一小碗粥。不晓得哪样不对,一个上午胃酸直往嗓子眼里窜。

上了班就一边哆哆嗦嗦手冷脚冷脖子冷前胸后背冷,一边故作镇定摸鱼,喝开水御寒。

吃午饭,黄豆苦瓜红烧肉,爆炒猪杂,煎酿茄子,水煮包包菜。食堂多久没这么大方过了,吃得那个高兴。饭后拆了最近几天蹭来的红包,虽然没几个,竟然还拆出来两百块。坐下来继续摸鱼,不一会儿困了,趴桌上睡觉。

睡醒就来电话,家里电脑开不了机。远程指挥拆了装装了拆,未果。反正家里还有台本子。

接着到了下午上班点儿。继续摸鱼。期间担心狗在客厅里自由出入会不会乱啃家具。

摸鱼摸到下班,一来事少,二来领导不在,大家纷纷踩着点鱼贯而出,我们也借势开溜。

真是美好的一天啊!我一边关电脑一边默默感叹。这一天太TMD美好了啊!我在下班路上一边哆嗦一边默默感叹。

到家下车。好冷啊!我一边哆嗦一边缩手缩脚匆匆过马路,钻进超市,有制暖空调的地方就是好,那就多晃一会儿。买完东西出门,一摸兜,包里四处翻,手机呢?

打电话,无法接通。吉大治安一向很好,没见过贼娃子,再说这种屌丝手机也不招贼惦记。在哪呢?手机没法强制关机,一般不可能有这提示。难道下车时掉路上了?

走到路边,定睛一看,车水马龙间,路中央躺着一坨黑色物体。

拾起来看看。啊!我的P6,你是那么晃眼。

P1060123

我美好的一天
就这样
结束

7HMPF2$OV{}_N[6BV]L@B9F


吗?

怀着悲痛的心情回到家,咦?阳台地板上是啥?

牙刷
牙膏
剃须刀
刷子
……

萌!它!妹!把!这!些!都!拖!出!去!啃!了!!!

好吧今天真的该结束了。

ESNYPKSL$33YANA12IUHQL9

好累。
啊啊啊啊啊啊啊。

三年

三年前的十月第一次来到猪海。

三年后这个十月很不寻常,先是见到好机油柳总和好机油的好机油们;回到猪海又联系上了迁都猪海的S师姐,虽然当年在实验室并无任何交集,现在却因为熟识同一群人而倍感亲切。我们都如此想念新疆的一切,想念鸟市干爽的夏天,想念校园里弥漫的烤肉气味,想回到实验室再上几节导师的课,想念老师同学朋友师兄弟姐妹们。但事实是我们都再也没法回去了。

未曾想没过多久,竟然接到电话,导师要来了!那种南疆出差数月终于见到组织的激动心情瞬间爆发。读书时每次见过导师后都浑身充满正能量,现在仍然奏效。而终于有机会有人可以当面畅所欲言,不少事情不等说出来,自己突然就想明白了,心里又多了几分笃定。

时间真的转了个圈。这个十月仿佛在新疆的时光机里四处穿梭,现实中梦境里,一次次重现,提醒我那些旧时光有多美好,沉浸在其中乐不思粤,而我明明还身在岭南。

三年前的10月25号正式上班,独自开始新的生活。三年后的这天在横琴岛上,有导师在,有师姐在,平日里看起来鸭梨山大的横琴,这一夜也分外亲切起来了——第一次在猪海感到回家的暖意。

多好。

9月21

眼看着北方天气凉下来了,一到秋天就成天想着新疆又到了气候宜人瓜果大丰收的季节,这里却还是燥热,离了空调活不了。明天还要刮台风。

出去散步。林荫道上放空大脑一通乱走,有点像北方的盛夏,干燥的空气里透着树的味道。

傍晚时分路过楼下的走鬼街,喇叭里传出愉悦的男声——“XX皮革厂破产了!老板欠债3.5个亿,带着小姨子跑路了!原价300的皮包只卖20!”

每天无非就是些鸡毛蒜皮,垂头丧气上班,喜大普奔下班。对工作的不满很容易就变成对整座城市的烦躁,其实撇去工作,猪海还是挺好的。

9月2

1. 9月初这几天总是和转折脱不了干系。三年前的今天离开鸟市,奔向一个无限未知的未来,心如乱麻,更多是忐忑。十年前的明天在鸟市丢了钱包,正式开始大学生活,期待又迷茫。十一年前的今天开始进疆的长途跋涉,未曾想一去就是八年。

2. 萌它妹深夜总在阳台上徒劳刨坑,不明觉厉。

3. 十一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想去黑龙江,加格达奇漠河黑河,火车时间不够,飞机太贵;新马泰至少要备两个签证,机票也不算便宜;最后看越南国内机票各种便宜,决定珠海-南宁-河内-西贡-顺化/岘港-河内-南宁-珠海,7天,国内图省钱坐大巴,越南境内机票比火车卧铺划算,全程预算3000,不含萌它妹的托管费。

4. 一直想换台新本子,等年底再考虑。

image

7月31

从睡梦中猛然惊醒,看到卧室门开着,有个黑影走进来,我本能地浑身一震,嗷了一嗓子,sleepbot上两条曲线也跟着来了个剧烈的波峰。

接着喉头一阵涌动,冲进卫生间一顿吐,睡意全无。

这几个月过得鸭梨山大,要把人逼魔怔了。

最近每天上班会带瓶咖啡,仿佛不喝整个人就会失去动力。高三时几乎每人桌上都有只雀巢红杯子,又有几个是真正拿来喝咖啡提神的?

下午把上个月的一些工作重新过了一遍,发现两处重大失误,凉飕飕的空调风里出了一脊背冷汗。还好后来找到了解释的理由。

下班路上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。自打4月以来,小错不断,与此同时我开始把每天的待办事无巨细写在本子上,趁它们还没有被遗忘。大脑仿佛又回到了二调没白天没黑夜建库那段日子,但现在要deal的显然比那时多出数倍。

觉得大脑完全不够用了。

周六跋山涉水去大梅沙一游,前一分钟还是阳光普照,下一分大风夹着雨水倾盆而下,无处躲避。多想把伞丢在一旁索性淋个痛快,只是放不下兜里的手机细软。

工作也像是如此一把伞吧。

前些天新来的Y同事问,我们这里工作压力大么?为什么我没觉得?

我隔着他的背影与对面的C同事相视一笑。如果压力是片海滩,我们已经站在水深齐肩的位置上,而你,才刚刚探了条脚趾进水。

至于领导,他们正在防鲨网外的深水区拼命踩着水呢。

马甲

在渣浪围脖开了小马甲,猛戳右方侧边栏即可。请众老友周知。

话说毁掉一个账号最有效的办法大概就是被同事粉吧!

五一

久违的绿皮火车,一路悠悠逛逛从北海到桂林。风从半开的窗外吹进来,一片清凉。
为什么还是觉得夏天将要过去?

4月14

阴雨连绵一个月,终于碰上个有空的晴天。赶忙大扫除。先前一直湿嗒嗒的不敢拖地,再不打扫小野狗身上都要生出青苔了。

节后回来除了忙还是忙,天知道哪里生来这么多事,只觉得一直没空停下来喘口气。

月初出差连跑了两次广州一次江门,借着坐车的空静心读完两本书,少年π和上课记,都挺不错。kindle果然有用,也幸亏没买3G版的平板,一时间竟然不想再碰任何游戏。这两天下了鹿鼎记的精校版,中学刚开始住校时,熄灯后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的便是这一版,一看就到很晚,这次本来想拿来睡前催眠,没想到还是越看越投入,各种不想睡。

上午参加了无比恶心又违心的一场考试,好累,感觉不会再考了。

不想说话。

小野狗的存在让我无比舒心,显然我不需要跟它说些什么,它什么都懂。